入庭无香

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【巍澜】相顾无言2(abo,有点小虐)

*本文日更,夜猫党福利,每日凌晨12:00左右更新

赵云澜 Omega 信息素是雪山味
沈巍 披着纯良Omega外皮的Alpha 信息素是黄泉河水的味道
私设除了Omega有发情期以外,长期没有伴侣的Alpha也会发情。
只看过剧版,所以设定可能会有点乱。
含糖量较高,但是也会有点虐。
前文链接:第一章

  
  
  2
  
  家里的抑制剂找不到了,沈巍又会错了意给自己买了莫名其妙的退烧药。赵云澜气得够呛,发短信让大庆准备好抑制剂在特调处门口等他。
  他也几乎是服用抑制剂成瘾的Omega了,突然断药,隐隐头痛得厉害。方才沈巍在车上,自己心里有事,转移了注意力。可现在赵云澜一个人只开了一小段路,便觉得两眼发黑,不敢再继续驾驶,停在路边给大庆发了个位置等待接应。
  特调处只有大庆知道他是Omega的事情,赵云澜这个人爱面子,从来没和别人提过,再加上他每次出任务都蹦得欢实,大家也没往这边想。现在可倒好,这死猫不知道跑哪去了,居然不回电话。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耗过去,车本身就是封闭的环境,赵云澜的信息素直接把车内变得寒气逼人,可身体却越发滚烫。座椅上隐约有些潮湿的感觉,意识变得沉重而朦胧。
  危险……危险发情期?
  赵云澜残留的思想只觉得自己的这个样子千万不能被别人看见……千万不能……被人发现。他趴在方向盘上,只能寄希望于大庆和沈巍中的一个人,模糊之中他点了通讯录里最短的那个座机号码。
  手指只是轻轻点了一下,却仿佛用尽了周身的力气,便半晕半睡地失去了意识。
  
  沈教授莫名的感到心慌。
  自从下了赵云澜的车,他便有些手足无措。只能看似安静地坐在椅子上,任凭思绪飞到九霄云外,连教案都写不出来。
  赵云澜发烧了?怎么会发烧呢?也不知道吃药有没有用?自己怎么能把他一个人扔在车上呢?电话铃声在此刻突然响起,沈巍接起话筒,对面却半天没有人说话。
  他腾地起身,二话不说地往门口跑去。
  是赵云澜?他怎么了?沈巍的脑子都要炸开了,甚至慌不择路使用了瞬移的功能,站在自己方才下车的地方急切地眺望。
  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一个小红点。沈巍一路朝那里跑过去,只见赵云澜趴在方向盘上睡得死死的,嘴里还含着棒棒糖。他一把拉开车门,车里的香味便惊得他一凛。
  “云澜!”沈巍顾不得惊讶和避嫌,伸手就要把赵云澜从车里拉出来。赵云澜就在这时睁开眼,还有些迷糊,一下钻进沈巍的怀里。
  沈巍抱着发情期的赵云澜,像抱着一只烫手的山芋,抱得紧了不行,抱松了赵云澜又站不住。不仅如此,赵云澜也不知有没有认出自己是谁,一个劲地往自己的身上贴,额头又刚好靠在他的脖子上,体温高得让人心疼。
  “赵云澜?”沈巍一边唤着他的名字让他保持清醒,一边抱着他往药店走,“快醒醒……”
  龙城大学对面的药店是沈巍教过的一个学生开的,里面就有抑制剂专柜。今早自己买药时就与那些抑制剂擦肩而过,却偏偏没有想到赵云澜话里有话!
  “谢安,Omega抑制剂!快!”
  沈巍一脚还没迈进药店的大门,柜台里的女生便瞪着眼睛呆住了。自己的老师带着一个明显是处在发情期的、不省人事的Omega上门,开口便要抑制剂,这算怎么回事?
  “快!”
  直到沈教授又重复了一遍,声音明显带着愤怒,并且已经抱着那人走进玄关后的隔间,小眼镜才反应过来,抱着医药箱也冲了进去。
  
  折腾完一圈之后,沈巍已经是汗如雨下。
  “沈老师……他是……?”谢安被吓得不轻,方才浓烈的信息素的味道,饶是她一个Beta也被冲击到了。而她的老师,可是个纯正得不能再纯的Alpha,她简直不能更清楚这件事了——沈教授每个月所需要的Alpha抑制剂,都是由她的药店特别供应的。
  “我邻居。”谢安只得到了一句不冷不热的回答。
  沈教授满头大汗地坐在椅子上,回想起刚才那一幕还是心有余悸:赵云澜居然将自己关在车里,并且昏了过去!如果他没有及时赶到,长时间高温和窒息的后果是什么,他这个做生物学研究的教授应该知道。
  他也知道,赵云澜同样不能把车窗打开。一个失控的发情期Omega暴露在大街上,后果从来都是不可想象的。尤其是在海星政府明文规定与处在危险发情期的Omega交配不违法的前提下。
  所以他为什么没有想到赵云澜的暗示!自己竟然差点害得赵云澜……
  “沈老师!咳咳……”谢安一直戴着医用口罩,此刻却痛苦地掩着嘴,眉毛拧在了一起,“您的……您的信息素收一收。”
  沈巍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居然趁着情绪松懈被身体释放出来。方才被赵云澜的Omega信息素冲撞了一下,明明打算强忍着不要忙中添乱,却还是在此刻疏忽了。
  “非常抱歉,请再给我一支我用的抑制剂。”沈巍垂下眼眸,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,自责与失落甚至完全写在了脸上。
  谢安隐约觉得,沈老师和屋里那个可能并不是简单的邻居。起码……起码也得是情同兄弟!
  “这一支和那位老师的药不用付钱了。”谢安一边把一支透明的注射药物递给沈巍,一边生怕遭到拒绝小心翼翼地开口道,“沈老师在抑制剂方面一直是药店的重要客户……我没有别的意思!额,我是说,沈老师是个正人君子。”
  沈巍全程微笑着点头,就连针头插进手臂动脉的那一刻也还是保持着笑意。谢安远远看去,沈老师的一条胳膊上,密密麻麻的沿着血管全都是针眼,这样的“盛况”她只在瘾君子身上见到过。
  “还有一件事,关于屋里的那位Omega老师……”
  谢安的声音越来越小,沈巍却听得瞪大了眼睛,仿佛生怕错过一点重要的信息。
  “我给他用的是加强版的抑制剂……”谢安摘下口罩和手套,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担忧色彩,“我想您应该知道,危险发情期和正常的Omega发情不同,如果发作时得不到解决,严重的可能有生命危险。”
  “您的朋友可能是因为体质特殊加上长期过量使用抑制剂,对普通Omega抑制剂产生了依赖。再这样下去,使用抑制剂非但无用,反而有害,其中某些成分对大脑的损伤更是无法逆转的。”
 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阐述事实。
  “您应该也有所耳闻,按照现有的临床案例参考,这有很大可能会导致失明。”
  
  沈巍低下头,沉默了数秒。随即掏出自己的钱包和银行卡,放在药店的柜台上,诚恳地说道:
  “谢安,我的Alpha抑制剂,请帮我准备好接下来至少一年的量。按照能用到的最大剂量来。”
  
  “还有,不要告诉他这件事。”

后文链接:第三章

评论(12)

热度(530)